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26

主题

0

好友

102

积分

注册会员

发表于 2019-9-20 08:57:22 |显示全部楼层
  分开久了,才清楚怀念的味道,流浪远了,才想起最初的航道,没有什么酒比思乡的酒更猎冬没有什么愁比乡愁更浓,在流浪的日子里,故乡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常在梦中显现,时间飞逝,将记忆的帆船扬起······
  那年炎天,母亲含泪为我收拾行脑冬半夜临行时,母亲拉着我的手哭着说“儿子,出往只要能填饱肚子就不要回来了”那年我十五岁。我读懂母亲的心思,那时,能走出往就是“离开苦海”,出门打工或是做个小生意算是有能耐的人,母亲在乡里托人找关系,才让我踏上打工路,不曾想,这一走就是二十多年!
  还记得村口那一条曲折小路,晴时一身土,雨时一身泥,而这条路倒是通往外面的独一道路!固然叫竹镇,却不见以竹子为豪的任何财产特点,金磁村的名字听起来颇有内在,可掘地千尺也找不到一块矿石,尽管改造开放的海潮囊括各地,而这里毫无成长的势头!这,就是我的故乡。自南宋时起我的祖先就移居于此,历经千年沧桑饱受贫瘠之困却不曾转变对这片地盘的眷恋!或许是习惯了平常中的安定,或许是留恋于这里的山川风情······门前的小龙山是乡亲们心中的宝山,以山顶一条小道为界,一半属于江苏,另一半属于邻省安徽,山上松林茂密,村平易近们在农闲时,会往山上捡柴拾草贴补家用。小龙山也是我童年的游乐场,三五小伙伴常在林间躲猫猫、做游戏,炎天疯够了,便跑下山,跳进山脚下的红阳湖纵情地洗一澡,好不愉快!红阳湖由山泉汇集而成,水质清亮、甘甜,是方圆几十里最好的饮用水源,遭逢旱灾年,连安徽人都不辞劳怨翻山过来取水。
  小龙山是一座神奇的山,相传,南宋抗金名将韩世忠曾于此阻击金兵,至今,小龙山及周边还残留很多奇迹。小龙山顶有一汪泉水深不成测,说来神奇,这汪泉水位于小龙山的最高处,自古至今从未干涸过,本地人称作“神仙池”,旁边有一长石,叫“神仙床”据说,韩世忠伏击金兵隐于林间,正逢口渴,偶尔发明此泉,畅饮一番小憩于长石上,醒来后说到“方才神仙托梦,此地为神仙所居,此泉为神仙所饮,此石为神仙所寝”。神仙池、神仙床是以得名。神仙池和神仙床名字只是一个传说,事实上这是地质变更的成果,神仙池实在是很早前的一个火山口,神仙床是火山喷发的产品,无论如何,不得不认可年夜天然的巧夺天工,历经千百万年将这一切砥砺的如斯高深,这一汪泉、一块石富于人们无穷想象!
<p>  小时辰常随母亲上小龙山打柴,每到神仙池旁,母亲总会提起“三年天然灾难”的事,因为饥馑,很多多少处所饿逝世了人,我们江苏这边还好点儿,好歹能委曲过活,可是山何处的情形就分歧了,那时“夸张风”风行,有的处所饿逝世了人都不敢向上级报告请示。年夜伯家就住在上何处,属于安徽管辖。五九年春天的一个晚上,年夜伯拖着骨瘦如柴的身子,翻过小龙山来到我们荚冬有气鼓鼓无力地对我父亲说“兄弟啊,快想措施救救我们一家吧,你十岁的侄子已经五天一粒米没下肚了,这几天光靠吃点儿野菜,满身都浮肿了······”那时,某些处所当局对饥馑灾情履行瞒报、虚报,还不许哀鸿上访也禁绝居家搬离······不克不及眼看着年夜伯一家饿逝世啊,父亲与二叔颠末细心考虑,决议夜里偷偷地将年夜伯一家三口接过来······深夜父亲、母亲还有二叔带着村里五六小我静静来到小龙山顶,静静地等着年夜伯一家。母亲在神仙池旁,用石头姑且支起土灶,将事先预备好的米和青菜放进硕年夜的铁锅里煮熟。鸡叫三更,年夜伯一家才姗姗来到,送行的七小我都是与年夜伯相处较好的邻人,大师七嘴八言地说“没措施,有人盯着呢,早不了啊,大师饿的其实是走不动啊······”母亲赶紧指了指年夜铁锅说“赶紧吃吧”。母亲回想说,那口年夜铁锅里至少有四十斤青菜粥,竟然被吃的一粒米都没剩。年夜伯一家获救了,说起来也是由于小龙山,这一座山衔接了两地情,时光不会将汗青遗忘,只会令那段情加倍醇厚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


返回顶部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