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130

主题

0

好友

14

积分

新手上路

发表于 6 天前 |显示全部楼层
" 糟老头,你干什么?!"
韩国横城山村,秋阳如织,赵炳万撒了老妻姜溪烈满身的落叶,一脸坏笑。


姜溪烈拿扫帚打他,他反而闹得更欢,妻子脸色一沉,这下玩大了。


大事不妙,赵炳万跑去后院拔了一捧黄花谢罪。
" 你把花全摘了?" 老妻嗔怪,说完把那抹鲜黄衬在两鬓," 漂亮吗?"
" 真漂亮。" 她笑,他也笑。


89 岁的姜溪烈和 98 岁的赵炳万,闹了一辈子。


人们找到这对老夫妻,拍了一部纪录片——《亲爱的,不要跨过那条江》。
23 岁那年,赵炳万是姜家长工,主家千金年方 14,他叫她 " 小姐 ",她喊他 " 叔叔 "。


春天,他给她摘花,夏天,他为她唱歌,秋天,他牵着她淌河,长工和小姐,春去秋来,形影不离。


那年寒冬,大雪纷飞。
赵炳万入赘姜家,和姜溪烈结为夫妻。他牵着她的手,仍叫她 " 小姐 "。


他决定宠小姐一辈子。


看电视时,她说了一句 " 柿饼真好吃啊 ",转过头,丈夫已经骑上单车跑去买了。


这个故事,姜溪烈足足炫耀了 76 年,孩孙们拿出来说,她就看着他笑。


日月如流,小姐成了奶奶,长工变成爷爷。
奶奶怕黑,三更半夜起床上厕所,爷爷硬是要陪着。深山小院,四野寂静,爷爷站在寒风中,扯着嗓子唱歌。


" 我在呢,别怕。"越唱越大声。
奶奶风湿,揉着腿撒娇 " 好疼哦 ",爷爷没说一句关心的话。
他俯身对着膝盖哈气,又忙把头转向别处。
‍


奶奶笑到眼睛眯眯:" 爷爷给我哈气,好凉快啊。"


一只黄鹂在枝头浅唱,日子过得很慢很慢。
他们养了两只小狗,白的叫小不点,黑的叫恭顺,爷爷偏心,总是抱着小不点又摸又亲。


他们去哪都穿情侣装,红配红,黄配黄,他为她扣胸针,她为他系腰带,风吹着衣袂飞扬。


晚秋,他们去山溪采野菜,爷爷往水里扔石子,溅了奶奶一身冰凉。


" 糟老头子!看我收拾你。"
回家,两个老顽童打起了水仗,奶奶只湿了鞋底,爷爷却全身湿透,他擦着水憨憨笑。
‍


" 奶奶,你赢啦。"
初冬,二老打起了雪仗,奶奶砸得爷爷一头雪花。
‍


" 奶奶,你又赢啦。"
明眼人都知道,他是故意输给她。
奶奶堆了一个丑丑的雪人:" 爷爷这是你,我堆得比你好看多了。"


爷爷大笑,握住老妻冻僵的手,让她取暖。


春日,他们穿着金紫 ‍ 色情侣装上山坡采花。


今年的丁香杜鹃开得特别灿烂,他们站在林间,笑容风吹不散。


丁香杜鹃的花语,是永远属于你。


但永远太遥远,甚至熬不到下一个春天。
" 咳咳咳咳咳 " 一阵激烈的嗽声惊破山村夏夜。


爷爷气喘已有好长一段时间,这夜咳得尤为厉害,无法入睡。
奶奶给他拍背挠痒,一摸陡然心惊,爷爷瘦了很多很多。


这晚,爷爷千叮万嘱不要关灯,难为奶奶被照得彻夜难眠。


" 熄了灯,我怕咳醒后第一时间看不到你啊。"他轻轻抚过着老妻的脸,他也害怕。


爷爷的身子一日不如一日,就连洗澡都要奶奶帮忙。


穿件汗衫,他都咳得直不起腰,但他咬着牙,要和奶奶穿情侣装。




院子里有块镜子,他怎么都搬不动,奶奶劝他别弄,他猛地将镜子推到一边,这是他第一次向奶奶发火。


" 以前我都搬得动的,怎么现在 ..."
他心里其实早有答案。
爷爷 98 岁,奶奶 89 岁,不是你先走就是我先走,注定的。


但谁也没想到,先走的是狗狗小不点。
雨后泥湿,爷爷推着独轮车送小不点最后一程,奶奶埋上最后一抔土,老泪纵横。


" 小不点,小不点。" 回家时,奶奶落在了后头,她对着坟冢喊了三声,只有回音。
一个人老了,总有预感。


奶奶自言自语:" 小不点怕爷爷走了找不到它,所以它先走了。"
" 爷爷很快也要走了吧。"


" 那就让我跟着他走吧。"


" 老天爷啊。" 像悲叹,也像哀求。
爷爷听觉越来越差,奶奶要凑在耳边,一字一句讲很多很多遍。


爷爷身体日渐虚弱,走到半路要蹲下歇息,奶奶问:" 走不动我们就回家吧。"
他摇摇头,牵过老妻的手。


一步也好,十步也好,让我牵着你吧,这是我陪你走的最后一程了。
时日无多,他心知肚明。




回到家的爷爷,再没站起来。
医生说年纪这么大,吃药已经没用了。


时辰快到了。
奶奶搬出爷爷的情侣装,一件一件烧掉。
" 老头啊,衣服太多我扛不动,一次烧不完怎么办啊?"
" 老头啊,你冬装夏装都分不清,去到下面怎么办啊?"


火光红红,把这 76 年光景,一点一点,烧成飞灰,烫在心尖上。
" 爷爷在前面给我引路,到时我会抓住他的手,我们穿上湛蓝蓝的情侣装,笑着一起走吧。"奶奶映着炉火,小声说。


窗外,雨声淅沥,她穿上这身白蓝裙装,立在风中。
从今以后,再也没有情侣装。


爷爷最后的时光,奶奶一直陪在身边。


时来夜梦,她会想起爷爷给自己唱的歌。
‍


尤其是那首老乡谣:《亲爱的,不要跨过那条江》
爷爷啊,不要跨过那条奈何桥,不要喝完那碗孟婆汤,记得我,等等我,我就来了。


" 爷爷啊,要是能一起走就好了。" 她说梦话。


梦里,我们穿情侣装漫步,春和景明,山花如虹,你牵着我的手,一路走,一路笑。
‍


你搂着我说:" 人生如花,岁月枯荣,开得再美都会枯萎衰败,归于虚无。"
梦醒了。
故事何样美,终极是分离。


大雪夜,爷爷走了。
那时,我穿黄,你穿黄。
昨日,我穿红,你穿红。
今天,我服丧,你穿麻。


14 岁,你在大雪纷飞中迎娶我,89 岁,你又在白雪皑皑中离开我。
上坟那天,奶奶将明年的春装一件一件投进火中。
‍


" 天气暖了就穿这件,要洗干净脸,要舒舒服服的,没有我也要好好地过啊!" 她对着火光哭喊,叮嘱落到雪里,没有回音。
千里孤坟,无处话凄凉。
" 爷爷想我的时候要忍住,我想爷爷的时候也会忍住。"她擦擦泪,站起身。


坟前,一个雪人孤苦伶仃,它老伴呢?


" 爷爷啊,我要回家了。" 天色不早,奶奶起身,一步三回头。
舍不得,怎么会舍得。
她干脆坐在坟前大哭,泣不成声,嘴里模糊的话句飘在风里,吹满了整座山头。


" 赵炳万,赵炳万 ..."姜溪烈喊了一遍又一遍,生怕他耳背听不清。
四野苍茫,大雪无声。
相爱 76 年,无生离,唯死别。
如果有来生,迟一点,天上见。
来源:InsDaily
编辑 王晓宇
值班主编 张颖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


返回顶部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