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74

主题

0

好友

12

积分

新手上路

发表于 2020-5-12 11:57:59 |显示全部楼层
我妈特别厉害。
这是她昨天插的花,开阖有度、一枝独秀、野趣和雅趣兼得,好看不?

这是她做的梅菜扣肉,做之前,她没吃过这道菜(我奇怪,我怎么会没请她吃过)。从买肉到制作,加上手机APP,全是她一人搞定。我只负责翻了个盘。

这是她给我织的毛衣,春节后疫情间开始的工程,完工后,我穿着上过班。

有些人的厉害,我能学得会;但我妈的厉害,我毕其一生,可能也学不会。
厉害在特别能吃苦
什么是苦?我以为所有的“苦”里,最苦是心苦。

我妈是大学生、工程师,和我爸是同班同学。生老大和老二时,条件艰苦,不得不把两个孩子分别送到千里之外的姥姥和奶奶家。
文革期间,受我爸牵连,我妈曾被四个男性围在中间,用三角铁打屁股,打到只能趴着睡。
文革中期,她怀上了我,我爸被关在牛棚里没有自由,她则被下放到车间做苦力。临产时,她一个人回到我姥姥家,等我满月后,又一个人把我带回所在工厂的家属宿舍。奔波劳累,没有奶,每天一个人到很远的地方给我取牛奶;三班倒,睡眠不足,天天体温近38度;我爸呆在牛棚里,直到我6个月,才重获自由。
她曾经说,最难的时候,真的想找一段铁轨,一了百了。想来那个时候,一定心苦到了极限,没有体会过的人是无法充分了解其中滋味的。
但我妈终究是走了过来,走到今天。
我妈厉害,厉害在别人不愿意干的事,她愿意干
我一直不理解我妈的一点是:她为什么那么爱“打杂”。

什么叫“打杂儿”?不妨用一个场景来解释,发生在我爸和我妈之间。
我妈:嗨,吃什么?
我爸:炒个木耳吧。
我妈开始进入“打杂”模式,准备相关食材。木耳需要找出来,泡发;肉需要找出来,解冻;配菜需要找出来,切好。
我妈:嗨,胡萝卜是切丁还是切片?
我爸:切片,不要圆片,要菱形片。
我妈:菱形片,怎么切,我不会。
我爸施施然走进厨房,演示一番,只是演示。剩下的主体工程,还是我妈来完成。
所以,“打杂”就是帮工、助理、跑腿、副手的总称。
从小到大,我被我妈的问、我爸的答,我妈的提溜转,我爸的坐镇指挥和最后出场弄得很烦。因为我觉得不公平,凭啥我妈事前事后干那么多活,但最后的功劳、成绩、赞美都归我爸。更让我气不愤的是,我妈不思进取,甘于平庸,乐于处在一个不讨好的地位。
“我不爱做主”,“我不会”、“我就爱打杂”、“干嘛要抢功,别人做得好,就让别人做,我不管还省点事”,这都什么逻辑。
后来,我长大离家,终于眼不见为净。但爸爸离世后,妈妈和我一起生活。我发现,她并不是不会。真实的情况是她时刻搜寻着别人不爱干、不想干、干不完的事,搜到了,她就挺身而出,她来干。梅菜扣肉即是证明。而且,她干了,但从不争功,从不居功,从不抱怨。
我真的不知道,她是怎么做到的!
我妈厉害,厉害在一直是个小女孩
有一次,在没有手机的年代,我用办公室电话给妈妈打电话,问她正在干什么。她说:“我正在看亲嘴鱼,特别好,你看你看,两条鱼对着亲,一边亲一边滴溜溜地转,特别好看。”她声音里的欢快明亮,穿过电话线,照得我发呆。每个人都有自己珍藏的声音,对我来说,如果有哪段声音堪称天籁,我妈的这段话这段声音就是。那一年,她57岁。我爸爸刚刚结束超期羁押,回家不久。

还有一次,夏日黄昏,她、我和我的小侄子,一起散步,走走停停。谁也没注意,我妈为什么没有及时跟上。过了会,她举着个东西,边走边说:“给你们,给你们,一个小风扇。”我定睛一看,原来她落在后面,从草丛中捕获一只大金龟子,又寻了一根细小而扁平的木签,插在金龟子头部和身体连接的龟甲缝隙里,金龟子扇动翅膀,成了她所谓的小风扇。不得不说,这个奶奶给孙子的玩具很怪异。

必须要说,我妈的天真不是做出来的,那份始终保持的天真在她全不自知的时候,突然发光,真的是亮瞎我的狗眼。吃过苦,变老了的她,仍能有孩子式的顽皮和欢喜,是我眼中的人间美景。
我妈的“讨厌”
几年前的某天,她出门去买菜,是上午。我在家瞎忙,她回来,也没起身。等到了下午,我发现她走路时有点异样。
“妈,您腿怎么了?”
“没事啊。”
“不对,您怎么走路有点瘸?”
她轻描淡写:“上午买菜,摔了一下。”
“我看看。”
“不用看,没事。”
过了两天,还是瘸。
我建议去医院,她怨我:你这个孩子,眼睛也太尖了,怎么你就看出来了?
结果,从那时起,她的那条腿因为膝盖受伤,一直是瘸的。
还有,每当我问她:“妈,你需要买什么吗?”
她必答:我什么都不缺,你别买啊!
那如果我买了。
她就说:唉,我真不需要,没用,没用!
我赌气,偏给她买点没用的东西,比如鲜花。
花到了,她还是说了一句:“唉,怎么还买花呀!”但她节制着,不敢多说,怕我不高兴。
她鼓捣鼓捣,一会儿,一束花分装在两个花瓶里,问我:给你一个,你要哪个?

我不用看也知道:那开得刚刚好的,花瓣完美的,颜色鲜亮的,是她想给我的;而那开得有点过,花瓣有点不太好,颜色过于素淡的,是留给她自己的。
还有,她什么东西都舍不得扔,攒着,尽管她收拾得整齐,我还是看不惯:攒它干嘛,不嫌麻烦吗?
但我更讨厌,动不动就喊:
“妈,您有塑料袋吗?”
她弹起来,对,一定是弹起来,因为闺女的事不能耽搁。
窸窸窣窣的,她找到个塑料袋,拿给我。
“这个不行,要个好点的,我是拿着送人的。”
窸窸窣窣的,她找到个好点的,给我。
“妈,您有绳子吗?”
摸摸索索,她找出条绳子,可能是从纸质拎袋上拆下来的,也可能是某次和生日蛋糕一起送来的捆扎礼品的袋子。
“这个不行,太长了”
摸摸索索,她找到个短点的,给我。
几乎是每天,家里总是免不了响起类似的叫喊:
“妈,咱家有豆豉吗?”
“妈,蒸鱼豉油在哪里?”
“妈,我的那双鞋您收到哪里了?”
“妈,小妤的袜子不见了。”
经年累月,我的声音越来越大,她弹起来的速度也越来越慢,因为她有点聋了,她的膝盖也越加不好。

01:23

前几天,临睡前,我给她发了个视频,附上一句话:妈,您看看,您像不像这条狗?
发送之前,自己念了一遍,这什么话?不太妥吧!遂改成:妈,您看看,像不像您?
这一改,言犹未尽。
我曾经吼过她,两次!
一次是在海南。从出租车里出来,我把2岁多的小妤放下来,再钻回车里拿东西。我本意是让她看着小妤,但她想要接我手里的东西。恰在此时,一辆摩托车斜钻出来,和小妤擦身而过,吓我一身冷汗。我吼她:我能拿东西,您就看着小妤,不要管我!
还有一次,在北京,小妤四岁,我们三个从超市回来。打开单元门,我兀自拎着两大包东西上楼,而她急着想追上我,嘴里念叨着:我帮你拿,我帮你拿。结果,她光顾着我,没管小妤,铁质的单元门关上时,正好夹住了小妤那跟藕节一样的腿。
我吼她:跟您说了多少遍,我能拿得动,我能拿得动,就算我拿不动,我也不可能让您拿,您怎么就记不住我的话呢!
写到这里,我的眼泪出来了,我妈是有多心疼我,多把我当娇宝贝,她看不得我辛苦,全然不记得自己已经七老八十了。

我觉得,我妈是冬天里的大棉被,夏天里的大蒲扇,春天里的拂面微风,秋天里的……,算了,不玩排比了。我妈就是一张大网,一直罩着我。
母亲节之际,我悄悄写这篇文章,一边写,心里一边喊:亲爱的亲爱的亲爱的妈妈,我爱您,求您一直罩着我。
祝所有的妈妈母亲节快乐!
编者注:文章中的妈妈,也是“生合”几乎所有产品的体验官。
编者再注:顺便打个广告咯
母亲节
用纯植物原料的洗衣液为妈妈洗一次衣服
送给妈妈一块安全、温和的手工皂
给妈妈买一瓶纯植物、不伤手的厨用皂液
随时呵护妈妈的健康
............
“相愈·相遇8”
生合八周年店庆:
2012.5.25—2020.5.25
多年前的边缘老人,
遇到新生的外孙女,
外孙女遇到他的作品,
作品遇到你,
你遇到我,
这一年,我们遇到疫情,
这一年,我们一起相愈,
回看,山川如是,相生相合。










您目前使用的是【试用版】,很多功能受到限制!!如果试用此插件之后满意,对您产生了帮助,请购买正式版支持一下辛苦的开发者,插件的持续发展离不开正式版用户的支持,优秀的应用得益于您的捐助,点击下面的链接去Discuz官方应用中心购买正式版永久授权


https://addon.dismall.com/?@csdn123com_todaynews.plugin
正式版后续更新升级免费,一次购买,终身使用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


返回顶部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