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121

主题

0

好友

519

积分

高级会员

发表于 2019-9-20 08:58:01 |显示全部楼层
  ——柳下惠
  初见她时,天上正微撒着濛濛细雨。她怀里紧抱着书,一路踽蝺前行,像个吃惊的孩子,背影瘦得让人心疼。
  我撑着一把玄色的叠伞,悄然跟在她的死后,看冰冷的雨点如垂暮之花一般**她的发梢。我心坎一向在极端挣扎,有很多次,我明明举伞抬脚迈了年夜步,却又在半空轻轻地收回一半。
  我真怕这莽撞的行动会把矫柔的她给吓坏。于是,我想出了一条尽世奇策——我以柔柔的姿态停在她身前,恳切地央求道,同窗,你能帮我拿下伞吗?
  她抬起憔悴的脸,注视我发抖的手臂。刹时,我被面前的女子惊呆了。今生,我从末见过如斯女子,肌如利剑雪,瞳似秋水,举目投足间,都布满了一股淡淡的幽怨。
  她接过我的伞,莞尔一笑,只字不语。而卧冬却如触电一般,回身便跑。迷蒙的雨中,我回头朝她大呼一句,此伞相伞,看曰后勿再淋雨。
  夜枕于床,我面前时常显现出那双含泪幽怨的眼睛。我突然很想找到她,和她说一句动情的话。
  越日,我们再度相见。偶然的重逢,使我们相视而笑。天上依旧飘着濛濛细雨。我见她手里握着那把玄色叠伞,心中欢愉万分。
  凌晨,我在她宿舍等她,只为那段能同业百米的旅程;午后,我在藏书楼门口彷徨,只盼能与之相见,并听其柔柔说声,嗨,好巧;深夜,我的梦里满是她的眼睛,那双特有的鸽子灰瞳仁,时常让我心疼。
  邻近结业时,我终于告知她,这几年一向想要说出口的那句话。她笑了,眼珠里闪出泪花,背靠着鹅黄的墙壁,衬着了这一场痛彻心扉的分袂。
  她始终不愿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


返回顶部
友情链接